岳阳市私家侦探婚姻中女人怎么扮演角色
栏目:婚姻调查发布时间:2020/6/16 10:35:41
最近,岳阳市私家侦探,我看到一对结婚30多年的老夫妻因为过日子AA制,我也是惊了。
 
他们家里的物品所有权严格区分,连各自鸡蛋都做了标记。
 
老头说,自己一做饭,老太太就说他偷鸡蛋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,就连做饭,两人都是分开做。
 
不愿意打照面,所以是轮流,大爷做完了妻子做。
 
反正就是不会同时在厨房做饭。
 
很多人都说:想不到夫妻俩竟然可以A到这种程度!
 
过成这样还不如离婚自己过呢?
 
结了婚,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谁,其实还真是关键。
 
这样一辈子AA,说到底也是悲剧。
 
可,真放手让男人去掌握财政大权,说不定结局也还是悲剧。
 
想象一下,某天吃饭时,你老公冷不丁告诉你:“因为炒股不甚,咱们家面临破产了”,你会是什么反应?
 
寂静无声,茫然不知所措?
 
嚎啕大哭,陷入恐慌?
 
出奇愤怒,咆哮怒骂?
 
面不改色,已有下策?
 
不同的反应,间接说明女人在一个家的财政地位。
 
据调查,虽然“男主外女主内”的说法已过时,但在我国,60.7%的家庭经济大权仍在女人手里。
 
什么样的女人最适合掌管财政大权?这要从女人在财政大权中扮演的角色说起。
 
乖巧的金丝雀角色
 
见过拉着父母衣角,泪流满面要糖吃的小孩吗?
 
此刻,李甲就是。
 
她哭得稀里哗啦,像小孩一样求老公不要离开她。她老公此刻却毫无表情,铁石心肠要寻觅下家女人。
 
李甲父母为女儿打抱不平,提出分财产,闹到对簿公堂才发现:所谓财产早已被女婿转走。
 
李甲被老公抛弃,被父母埋怨,除了哭就是哭,她早已忘记她朋友圈的“晒夫笔记”,那是以老公为核心的吃喝玩乐史——今天给她买香奈儿,明天带她游巴黎,后天给她做早饭,大后天给她制造生日惊喜。
 
李甲的“晒夫笔记”让无数女人羡慕:这世上真有这样的好男人,天上掉馅饼怎么就砸到了她?
 
然而,人都是有两面的。男人好的时候恨不得将万千宠爱集她一身,视她如笼中金丝雀,不惜花重金给她打造黄金笼子,让她活得金光闪闪。
 
一旦倦了,便海啸似地卷走了所有爱,剩下不会飞的金丝雀。
 
李甲这样的人,在婚姻中扮演的是女儿角色,她享受女儿才能享受到的爱,代价是丧失了积极正向掌控情感走向的能力。
 
她在这段婚姻中没有主动权,甚至丧失基本的人权,孩子、财产、老公的心,完全不在她掌控范围内。
 
她的人生幸福全系在老公一念之间。她只能绝望地期盼老公不要出轨,老公将钱全部转移,她也无能为力。
 
他要离婚,她也只能干瞪眼。
 
对李甲来说,她在亲密关系中没有成人身份,她只是个小宠物。
 
只要老公不断给她宠爱,她就享受宠爱。
 
一旦老公有其他的需要,她满足不了,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公带着一切离开。
 
比如,一个男人从小就生活被父母严格要求的家庭里。在这个家里,任何被宠爱的需要都是不被接受的,甚至是被父母嫌弃的。
 
成年后,这样的男人往往会娶一个内心像小孩的妻子。
 
他爱这个妻子,又瞧不起她。他内心是矛盾的。
 
一方面他渴望自己内心的小孩得到宠爱,一方面他又认同父母,瞧不起自己内在小孩的部分。
 
他的内心是撕裂的,内在父母与内在小孩时常打架。
 
内在父母瞧不起想被人豢养的内在小孩,而内在小孩却渴望被满足。于是,他会找扮演内在小孩的妻子,自己则扮演矛盾角色。
 
这种矛盾角色在婚姻早期以吸引为主,中后期则以排斥为主。
 
婚姻中后期,老公会嫌弃妻子完全做小孩的角色,希望她扮演成人角色,但妻子往往无法胜任,因为她的成长过程正好相反,父母完全压抑她做成人的角色。
 
要么她的父母在成人世界很成功,但很累,付出了太多虚假人格面具的代价。
 
于是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伊甸园;要么他们太失败,害怕外面的世界入侵到家里,于是刻意给自己的女儿制造伊甸园。
 
无论是哪种情况,时间久了,这个女人都会害怕真实的成人世界。她会赶快找一个爱她的人嫁掉,做家庭主妇,维持做小孩的经历。
 
而小孩角色,也分听话的小孩和不听话的小孩。李甲属于听话的小孩,王宝强的前妻马蓉则属于后者。
 
02  骄纵的小孩角色
 
乱花钱、爱购物、将钱花在娘家、转移财产。
 
这些特征刻画出一个骄纵的小孩模样,马蓉就是如此,她不但将大量钱财花在自己身上,还转移财产。
 
对她来说,找老公要钱,花老公的钱,能让她得到满足,让她感觉到自己是被娇宠的、是被爱的。
 
这样的角色性格可以追溯到她的原生家庭成长期。
 
或许她小时候非常需要父母的爱,却求而不得;或者父母只用钱来爱她,每次只给钱,就好像是在通过钱建立一种爱,所以她会不断向老公要钱。
 
她不知疲倦地剥削老公,时间久了,老公觉得妻子是无底洞,太造钱,这时就会引起家庭财务危机,继而有情感危机。
 
她理所应当地把家里大部分钱用在婆家——自己的原生家族。
 
这也意味着,她的内心往往没有完成从原始家庭到自己小家的分化过程。
 
她的老公会有种被偷空的感觉,认为妻子没有将心安放在自己家。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各种裂痕,裂痕拉大时,老公会用某种方式抵抗,比如,出轨、吵架、存小金库,情感因此受到冲击。
 
一个人的金钱观,也能体现TA的情感观。
 
这样的组合婚姻,注定只能在早期如鱼得水。
 
到了婚姻的中后期,如果外在经济条件发生变化时,或者一方的需要发生改变,婚姻就难以维系。
 
从财权来看,这也是婚姻的命运特色。
 
拿钥匙的丫鬟角色
 
根据PAC理论,世界上存在两种妈妈,一是过分慈爱的妈妈,另一类是严厉的妈妈。
 
过分慈爱的妈妈在家庭财务上负责管钱,但只有伪财权,即记账的权利。她们并没有实质的管理权、支配权和钱财使用权。
 
家里有多少存款,还负债多少钱她清楚;什么时候该买柴米油盐生活用品,交水电费等琐事她负责。
 
但老公说要投资股票,她不能反对,怕老公生气,引起冲突;老公整天炒股、玩游戏、不务正业,由她的收入支撑家庭;
 
并且,她还得不停拿钱补丈夫制造的窟窿,用自己所挣的钱填那个无底洞;
 
这类妻子在不停地付出,她扮演的是没有权威的妈妈角色。
 
这样的妻子,古往今来大量存在,她们过得很累,很伤,却还傻傻坚持着,偶尔有觉醒出走的,却被人不看好。
 
易卜生的戏剧《玩偶之家》中,娜拉摔门而去,随即落幕,鲁迅先生却发出了“娜拉走后会怎样”的追问。
 
某次演讲中,鲁迅先生悲观地指出,“从事理上推想起来,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:不是堕落,就是回来。”
 
不过,如今大清朝早已灭亡,出走的娜拉们往往凭借自己的实力,也能活成女王。
 
严厉的妈妈角色
 
很多女人会有一种误解:管钱=管住男人。
 
她会觉得,只要男人的钱和经济命脉都掌握在自己手上,男人就算变坏了,女人又有什么可怕的呢?
 
然而,女人太过严厉,老公就会见缝插针、千方百计存小金库。他准时交工资卡,但为了逃避妻子不断的“剥削”,让自己有支配钱的权利,他不可避免地想存私房钱。
 
认为能管住男人的钱就有安全感的女人,内心的安全感其实非常不足,她们活得非常焦虑、非常害怕。
 
这种安全感的缺失,要么是对金钱的安全感不够,要么就是对情感的安全感不够。
 
对金钱的安全感不够,往往因为在原生家庭时期,她对钱产生了过多的焦虑感。可能她的父母对生存的忧患意识过强,或者从小家里就很贫困,又或者以前很富裕,后来很穷。
 
总之,一方面,可能是种种与钱有关的因素让她产生情感创伤。
 
所以她格外在乎钱,把安全感建立在了财务安全上。
 
这种观念深刻影响了她,让她认为如果不掌控钱财,如果家庭没有几百万,当意外来临,就是灭顶之灾。
 
另一方面,由于情感方面的安全感缺失,她又害怕不掌管老公的钱,他会把钱花在找小姐养情人之类的地方。如果把丈夫的钱控制严格一些,他想情感出轨就会很艰难。
 
这样过分严格的控制,往往会造成与丈夫情感的对立。
 
我们管住了钱的窟窿,但情感银行的窟窿却越拉越大,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无异于亡羊补牢。
 
成人式的女主人角色
 
女主人角色是成人式的。这样的女人往往善于驭夫之术,能把握好分寸,不极端、不霸权。
 
聪明的女人都懂得留白。即使手中拉着一个系着黄金风筝的线,她们也不过分紧张,患得患失。
 
李艾的老公不但及时上交工资,就连平日里挣的外快钱也会心甘情愿如实上交。这让“祥林嫂们”羡慕不已,也让“王熙凤们”吃醋不已。“王熙凤们”虽谙管钱之道,却并不太尊重贾琏们。
 
她到底有什么魔力,能让老公心甘情愿交出财政大权?
 
她把家当成一个公司去经营,管理得井井有条,不但管钱,还让钱升值;不但让钱升值,还让人升职。
 
她懂得如何把金钱最大限度潜能的开发,教育基金,投资基金,移民基金,生活开销,分门别类管理。
 
她不过分“抠”——没收男人的工资卡;她懂得放——让老公持有一定的金钱额度。
 
李艾说:如果你太弱,男人会觉得你什么都要他操心,心生嫌隙;太强太控制,男人会觉得,你不尊重我,我也不尊重你。
 
婚姻只有张弛有度才能持久。
 
同样,松弛有度的管钱方式才是婚姻持久的良药。
 
双方需要商定金钱的使用规则和底线,在坚持原则情况下互相尊重,发展自我并协助对方的发展。
 
这样的女人才是婚姻的女主人。老公才会倍加珍惜和尊重她,放心地把财政大权委托于她。
 
只有这样,男人才能放心挣钱,不断给家庭金库锦上添花,是为“活水”;
 
女人也才能真正发挥她的管钱能力,把钱用到刀刃上,是为扩建“蓄水池”。夫妻如此互动,家事和谐,财源广进。
 
亦舒在小说里写过,“女人一生所求要么是很多很多的爱,要么是很多很多的钱。”
 
能做到爱和钱齐活的,非成人式的女主人角色莫属!
文章编辑:岳阳私家侦探

上一篇:岳阳私家侦探男人如何快速赢得她芳心

下一篇:岳阳侦探恋爱中那些事情需要多理解